中国股票配资公司www.pz6601.com

最新动态

当前位置 :中国股票配资公司www.pz6601.com > 杜鹃股票配资网www.pz78.net >

农夫山泉招股书背后:上市前突击分红96亿 却举债逾22亿

作者: admin 时间: 2020-05-14 16:12 点击: 99次

  曾称“不上市” 不到三年却食言

  103亿分红实控人拿90亿 账面只剩5个亿

  据公司招股书显示,2017年至2019年,农夫山泉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74.91亿元、204.75亿元和240.21亿元,年复合增长率为17.2%,高于同期中国软饮料行业5.8%以及全球软饮料行业3.1%的增速。公司对应各期的净利润则分别为33.86亿元、36.12亿元和49.54亿元,净利润率分别为19.4%、17.6%及20.6%,同样远高于国内外软饮料行业不足10%的平均盈利水平。

  其实,在中国银监会浙江监管局发布的《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关于终止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辅导的报告》中可以发现,早在2008年5月22日,农夫山泉就与中信证券签署A股上市辅导协议。不过,十年后的2018年12月29日,双方签署辅导协议的终止协议。

  农夫山泉2017-2019年业绩 来源:招股书

  农夫山泉流动资产情况 来源:招股书

  然而,豪气分红后,农夫山泉2019年的结构性存款由2018年末的36亿元减少至2019年末的2亿元,到了2020年3月31日的时候已经为0。同时,截至2020年3月31日,农夫山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20.81亿元,减去银行贷款增加的15.5亿元,自有现金只剩下了5.31亿元。

  2019年开始,农夫山泉预备上市的风声再次传出,但公司一直是“无可奉告”,对外三缄其口。

  博盖容纳咨询创始合伙人高剑锋表示,饮料行业寻求上市意向强烈,反映出行业发展的新趋势,一方面,行业高速增长期将过,头部企业竞争格局形成,下一步存在放缓的可能;另一方面,头部企业的资产收益率还不错,此时寻求上市依然能获取比较好的估值,也有利于进一步引入外部资金,进行新一轮竞争,比如多元化,海外发展等。

  “虽然该公司并未披露2016年净利润,但整体来看,增速经历了一个高增长后已经出现放缓迹象。”一位业内人士认为,目前瓶装水市场竞争激烈,品牌众多,且消费逐渐向高端化上移,如依云、巴黎水、西藏5100等品牌增长明显,而以天然弱碱性水为主的农夫山泉或许受到一定影响。

  数据显示,目前农夫山泉董事长钟睒睒直接持股17.8634%,此外,其还通过养生堂持有的69.5838%的间接权益。由此,钟睒睒共计持有农夫山泉87.4472%的权益。

  农夫山泉创始人钟睒睒曾在2017年6月公开表示:“资本市场讲究需求与被需求,但农夫山泉现在没需求,因此不需要上市。”时隔三年,没有需求的农夫山泉怎么又有需求了呢?

  然而,三年净赚的119.52亿元却在上市前早已“挥霍一空”。招股书中显示,2019年提取了资金以向公司股东支付人民币95.98亿元的股息。而2017年和2018年,农夫山泉的派息均为3.67亿元。也就是说,2019的派息是2017年、2018年的26倍。农夫山泉三年以来的分红金额一共为103.32亿元,几乎把三年赚的119.52亿元净利润全都分完了。

  招股书显示,这次募资规模预计为10亿美元(约为人民币70.9亿元),主要用于持续进行品牌建设、稳步提升分销广度和单店销售额、进一步扩大产能、加大对基础能力建设的投入以及探索海外市场机会。

  由此计算,在近三年103.32亿元的分红中,钟睒睒可以获得90.37亿元。2019年派发的95.98亿元分红,钟睒睒个人则获得83.9亿。今年3月,农夫山泉再次宣布派发股息9亿元,并且已在4月支付完毕,这比2017年、2018年两年的派息总额还高。

  2008年至今,关于农夫山泉的上市传言从未停止过。根据香港商报报道,如果不是因为疫情,实际上这两家投行已为农夫山泉提供过一段时间的上市前服务了。然而,值得注意的是,三年前农夫山泉创始人钟睒睒曾公开表示“不需要上市”,食言的背后是什么原因?

  债务结构的变化导致公司2019年的短期偿债能力也大幅走弱,2017年至2019年,农夫山泉的流动比率分别为1.32、1.43和0.59,速动比率分别为1.04、1.13和0.35。

  同时,在水业务的发展上,国内竞争逐渐加大,无论是已经上市的老牌水饮企业康师傅和统一和未上市的娃哈哈,还是水饮市场新生代华润怡宝、冰露、百岁山等品牌都发展迅猛。

  与此同时,农夫山泉开始了大举借债。招股书显示,流动负债方面,计息借贷从2018年末的0飙升至2019年末的10亿元,到了2020年3月31日,进一步增加到22.5亿元。其中,2019年底,农夫山泉借款的10亿元,用来抵消2019年派发的96亿股息。

  此外,计息贷款的利息开支也大幅飙升,从2018年的100万增加到2019年的1300万元。

  实际上,这些年来,农夫山泉还曾遭遇过“口碑”危机。从2009年开始,农夫山泉最为核心的千岛湖水源,就被指不适合饮用,只适用于工业用水。2013年,农夫山泉被指水中出现黑色不明物,随后公司回应,黑色不明物是矿物盐析出。2018年,农夫山泉欲在新西兰购置水源地,没想到因害怕有被挖空风险,此举遭到万人抵制。

  中新经纬客户端5月13日电 (高晓锳)近日,港交所官网披露了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的招股书,中金公司和摩根士丹利担任联席保荐人,募资规模预计为10亿美元。

  业内:增速现放缓迹象 同质化竞争激烈

  从2015年到2018年,其营收从109.11亿元,一路涨到209.11亿元,农夫山泉创始人钟睒睒的身家也水涨船高,2019年,钟睒睒凭借137.9亿元财富跻身福布斯2019中国富豪榜,排在第186位。根据福布斯2020富豪榜,相比2019年,钟睒睒的财富增加了2亿美元至20亿美元(约合141亿元人民币)。

责任编辑:马婕

  卖水有多赚钱?农夫山泉给出的答案是一年49.54亿元净利润。

  “高管的言论不能代表公司现在的立场,因为现在商业模式以及市场环境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。”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对中新经纬客户端说,在新零售的布局中对农夫山泉提出了更高的要求,需要它进行多品牌、多品类、多场景、多渠道、多消费人群的“五多”战略布局的同时,也对资金有了更高的需求。因此,在这样一个新的历史节点农夫山泉选择IPO是符合历史发展趋势的。

  朱丹蓬在接受中新经纬客户端采访时说,农夫山泉最大的阻碍是如何突破产品、渠道、模式的同质化,这也是任何一个快消品企业需要面临对的问题。农夫山泉需要做出创新及升级,使得产品迭代速度跟得上整个消费升级的速度。 (中新经纬APP)

  农夫山泉股权结构


中国股票配资公司www.pz6601.com